早晨起来后发现冰箱里属于自己的一层已经空空如也,于是戴上口罩和手套,去了小区门口的Publix。已无多少人在外活动,只是依然能偶尔见到跑者。而即使是正常的时期,我也极少在马路上遇到行人。拐角遇到的车里,老爷爷给我让路,他握着方向盘向我打招呼“Good Morning”,我也笑着回应他,只是笑容被藏在了口罩之下。

超市里已经是百分之百的口罩率了,货物充足,价格也没有什么变化,我挑选了火腿,鸡蛋,面包和蔬菜,经过寿司窗口的时候,犹豫了很久,即使看到做寿司的师傅戴着口罩和手套,还是没有敢买。

Publix的结帐区一般有两个人,一位是收营员,一位是帮你把食物收进袋子的人。结束我的工作后,那位负责收食物的爷爷走到旁边的点心窗口,要了一份橱窗里的面包。

Pulix外有流浪汉,摇晃着大概只有几个penny的盒子,我很想给他帮助,可是身上没有带现金。后来仔细一想觉得很后悔,给对方一袋面包也应该是好事情。

回到家后花了很长时间来整理和清理食物,后来干脆就直接做了早午饭。我吃的很少,总是冰箱里什么蔬菜再不吃就快坏了于是赶着把食材做成食物,而这次直接做了新鲜的芦笋虾仁蛋,果然和之前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脆脆的芦笋真好吃!

吃完午饭后给他们做明天的“How to”教程。感觉这些孩子真的不太爱动脑,都是google可以查到的却非常简单个基础的事情,却需要分好几个礼拜进行网络会议的形式一点点的教给他们。不过能体现一点点自己的价值,也是好事。不过,来这一趟,确实进步很小。然而大抵我并不是那么追名逐利的人,能开心的生活更加重要。

傍晚带着隔壁屋子的小女孩玩了会游戏,她父母对我确实不错,我也试图消除自己心里的隔阂,也许许多的心绪和烦躁感,只是我太执拗,无法让自己内心放轻松,更加理解和宽容的去看待他人。他人生来就不是为了来取悦你的。

今天很棒的事情是居然收到了1200刀的支票。作为J1签的我已经被退回了全部的税,没想到还能收到这样简单粗暴的直接发钱。与和我同住的访学女主人聊天,提到最近买不到回国的机票,导致一些本该三月四月就回国的老师都无法回去。我试着提了一句,也没见撤侨飞机呀。结果平常一直夸着祖国妈妈的她,也开始叹气,告诉我,之前看《战狼》电影里,那些热血沸腾的情节令人泪目,而到现在更多的是心酸感。我觉得非常讶异,也能理解。事情没有发生到自己身上,确实对方是不会觉得,而当初那些洗脑般坚定印刻在心里的信念,也不是一朝一夕一言可以除去的。但是事实就是,金钱和物质也许是一时的,但是这个没有人权,法治不健全的社会,总有一天会带给你这种感受。

不可以随便叫别人“小粉红”,因为对方没有机会和途径去吸纳一些其他的信息,观点和想法,对方只是从小就只能接受这些单一讯息,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信念和认识。他们只是柏拉图洞穴实验里的人,不必争辩,只是可怜。倘若能打开思维,打开眼界看到更多的讯息并且愿意独立思考和接纳,那么就是依然一个正常的,有逻辑思维能力的人。

日记写了太多,就到这里。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