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 May, 10

明天还是要继续好好投入科研才行,抱着这样的想法再一次决计早睡。

今天早晨实在是非常过分,11点才起来。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睡到这个点,大概和最近的梦有关。近来我总是梦到家人,梦到朋友,梦到一些熟悉的地方,五三厂和九栋的房子。我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可是也不愿醒来。

隔离到家里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以及你们都在入眠的孤独的一整个下午,大概是我最近会觉得难过却也无可奈何的感受。所以我下了奇奇怪怪的app,试图去听有人在说话,有一些声音的存在会让我觉得安心一些,也因此了解到了很多不同的人的生活状况。突然觉得,27岁的我,还依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脑袋里的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都与这个社会和现实格格不入。有的甚至太过于怪异,怪异到我无法与认识的朋友深入的讨论和交谈。所以只能和Haru说一部分,再自己消化一部分。在实际生活小事上,我是友善且愿意付出的,但是在某些大事上,我又觉得自己是非常自私的。

不过好在和Haru聊到的那些,都认真听而且理解。所以,会觉得慰藉。所以,我更看重的,人与人的情感,更重要的一定是精神的交流。

好好做科研,认真学日语,每天画会画。然后去日本,然后戒酒,然后要很快乐。

《日记 · May, 10》有3个想法

  1. 和你有差不多的感受,理想主义者要慢慢的建立现实感。
    用那些奇奇怪怪的App对于我来说越发的空虚,可能是因为接触他们太容易,但是大部分都转瞬即逝,也没有办法真正见面。

    1. 是这样的。很多别人的故事了解有其好处,但是不了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重要的是如何过好自己的人生呀。

发表评论

You have to agree to the comment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