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里有光

也总算是经历过了隔离期,下个礼拜将恢复“阶段性”的复工。prof.K对这件事情非常积极,六月迈阿密解禁后,K便非常积极的给学生安排了如何在非常时期保持距离,保证安全的工作表。有规定,有计划,再通过正常流程审批,不仅是学校的运作法则,亦是这个国家的运作法则。先不提及是否高效,想到事情最终一定能完成,不会有什么你来我往踢皮球似的处理态度,整个人还是更觉得安心省心。

在家里近乎三个月的隔离,我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心情起伏,闲适状态让人更容易胡思乱想。在刚开始隔离的时候,心情还算愉快,给本来就不辛苦的工作带来了更多悠闲的心情,我知道自己无法在家里处理更多实验科学的研究工作,索性懈怠,在美剧日剧和动物之森上花费了不少时间,亦是因为把全身心投入另一件事情,可以让自己暂时忘却现实的烦恼,所以像是个恶性循环。因为没有价值因而投身游戏去忘却,又因为投身游戏而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没有价值,直到最后越来越烦躁。加上除和haru,美杭在特定的时间发发讯息以外,无人交谈的生活,即使是对于喜静,喜独居的我,也渐渐觉得越发乏趣起来。胡思乱想中,也产生了对未来的迷茫。我要去哪里,我要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日复一日的思考,对无法顺利进行工作的不安,以及生活环境的不满,好几次跌坐在地毯上就哭出来。后来我告诉自己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即使对未来觉得不安,也要先过好当下的人生,努力去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尽量让自己变得更加心情愉快。于是我开始制定一些时间日程,并安排了晚上去实验室的时间(无人时间),努力让自己和室友心安。白天的时候想办法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画画,比如学学日语,比如读读书,晚上的时候去实验室做一点点工作。而在能去实验室,每周能顺利的交出一点点成果后,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并不是我有多爱这份工作,也并不是我想要工作到很晚,而是,我知道自己想要发挥一点点价值,想要付出一点点努力,不想让自己觉得拿这份薪水良心不安。

而有趣的是,到努力好好生活的后期,慢慢的,我的人生规划突然开始走向清晰起来。我知道自己喜欢科学和科普,我发现自己对绘画确实有兴趣。和更多在国外的小伙伴进行交谈的过程中,明确了自己今后想落脚的地方。并不是突然想到,而是我一直都知道我想去那里,我要去那里。而此番在国外的经历,亦让我更加明确,我不想去哪里… 所以,脑海中突然有了一番清晰的图景,就好像,黑夜中的灯塔闪烁了一下,因云翳或者其他的原因而飘忽不定了一阵,突然,光线定格,强烈而清晰地投射到我的眼眸里。它在那个方向,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

三年一个时限,去实现高中时期那个数学考39分的自己不切实际的理想;两年是一个时限,去实现大学时期那个专业课险些不及格的自己提出来的根本就是像做梦一般的豪言壮语;五年亦是一个时限,虽然迷茫苦痛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坚持,但是因为保持着努力,最后尝试了自己从来没想过的人生。

现在的一年半,亦是一个时限。我仿佛,身体里的那个开关再次被打开。灯塔的光束告诉我,嘿,这是你的理想,是最后亦是最初的理想,不要再尝试一次,不要再擦边创造一次奇迹吗?要。这是我的节奏,是我一直以来的人生状态。目标明晰之后会变得勇敢如小兽一般,我已经这样生活了二十多年,也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我喜欢的,也许并不是理想这件事本身,而是实现理想这个过程里的我自己,我喜欢的是走向理想这条路上沿途的小花。

八年前在大学门口的小店,对面坐着阳姐,听完我兴高采烈的叙述自己虽然很笨但是还是想要实现的不切实际的梦之后,她微微笑着说:“蕊蕊你眼里有光。”

两年前,杭杭再一次说了同样的话,她说你眼里有光。

也许,这份光芒,又再一次回到我的眼里。

发表评论

You have to agree to the comment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