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 Jun., 10

把闹钟订到了7点钟,在闹钟响起之后就强迫自己不要闭眼继续睡着。所以今天在出门之后都很困。跑到Publix买了午餐和咖啡,可是即使是收银员阿姨在重复了一遍我的要求no sugar之后,我还是拿到了一杯非常非常甜的咖啡。无敌迷惑… 好希望Vikiy快快快快快点开张,我要买爆他们家的Cafe con Leche。

拿着咖啡纸杯经过办公大楼的反光玻璃,看到反光玻璃里头发翻飞,步履匆匆的自己时,突然有了一种“咦好像我也成为了在漂亮大楼里办公的Office lady的感觉”。不过回过头来再想,马上要去老旧的实验楼面对乱七八糟的实验室干体力活,又只能无奈的笑笑。因为要去实验室,不可以穿短裤,当然也不能穿可爱的小裙子。所以工作日装扮并不非常喜欢。然而即使是周末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去,没有date没有旅行没有逛街,自然也没有穿小裙子的机会。所以虽然买了一堆可爱的吊带小裙子(怨念真的很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穿!

现在大家的复工,基本上都戴着口罩,因为在实验室里一定会戴手套的缘故,所以我想其实相较于其他类型的办公环境,实验室更加安全一些。进实验室之前,需要看各种各样的“实验室安全”之类的学习视频,还得通过考试,拿到证书,才准许在实验室工作,而因为这次复工,我们增加了一个新的学习视频“口罩的使用”,看各种小视频,回答问题,拿到证书才能复工。而且还需要去一个人的办公室面试,看看你是否学会了N95口罩的佩戴方式。所以虽然是复工,但是也有挺严格(挺奇怪)的要求。

和大家的聊天(基本上是Gabriel)是我在实验室最开心的事情啦,Gabriel总是能很轻易的读懂我的婴儿单词和比手画脚的意思,所以和他聊天无敌舒服。而且和Gabriel聊中美差异,向他讨教美国政治的问题,总是非常有趣。很酷的Rene今天回家很早,所以没有说太多话,但是有帮到新手研究生David的忙,觉得非常开心。

我发现我还是挺喜欢,也挺愿意把我懂得的并不多的一点点知识和技能倾囊相授的,我挺享受这个过程的。所以,当教学型老师也不错~如果我能更加精进日语和英语就好了~

“How do you say ‘dog’ in Mandarin?”

“’gou’. The same pronunceation with ‘go’, in the Third Tone.”

“What about ‘cat’?”

“‘mao’. Do you know Mao Zedong, the same pronunciation but in the First Tone.”

不如你雇我当中文老师吧,Gabe。

发表评论

You have to agree to the comment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