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差不多十点才到家,觉得非常非常累。本来不打算测最后的结果,想要留到明天,仔细想想还是决定至少做一部分。

即使是有高脚凳,亦觉腰酸背痛。实验条件的摸索过程实在是辛苦。但是,并不是说我觉得累,世界就如何怎样。就好比,尽管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这场雨并不是为了让我觉得更加难过而降下,只是迈阿密的海洋性季风气候而已。因此,跳出疲惫的自己,看待客观的风景,依然能找到别样的美和温柔。

下午的时候Seun和Gabe问我,中国人相信来世吗?尽管不能代替所有人,但是我想,大概很多人现在是不相信的。老一辈信佛的自不必说,不是确信自己是佛教徒,也会有些耳熟能详的警示比如“老天爷是着你的,做坏事是要受惩罚的”类似这种说法来约束自己。但是到了父母那一代和我这一代,唯物主义教育植入大多数人的脑海,科学仿佛成为了对宇宙和事理的唯一衡量工具,我们被教育,死后是虚无,宗教是迷信,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太可能相信有来世,更愿意在今生今世为自己好好的活一遭。不是说这是坏事一桩,能考虑到自己的人生为自己而活当然好,但是与此同时,也能有某种力量对人性进行约束,更加愿意为他人和其他事物考虑,也不失一件好事情。

会有来世吗?我最近大概相信是有的,尽管科学研究是我的饭碗,但是我深知科学无法解释一切。科学无法解释人生的意义,无法精确描述,衡量人类的感情。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生来不同,任何一粒沙,都形状不同。生命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无法解释亦无法推测。

此时,今世,到底想要什么?我的脑海中是蹦出了某个词的,但是这个秘密大概我不会说出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