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点半到家,我调好朗姆酒,坐在椅子上,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然后长舒一口气,这几天的辛苦最终都算是未有辜负。尽管只是解决了一个本就不应出现的问题,我以为是建立某种更高效的方法,其实只是给自己设置了一个障碍。若按照既定步骤,尽管花费时间,却也是小心翼翼的,不会出错。

还好,我还不算是个废物。我只是没有什么创新能力的普通人。

想起来刚开始测的时候,第一个sample结果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负数,我立即警觉地打开仪器的盖子,检查背景样本。果然本应保持亮紫红色的背景液体里,漂浮起一丝标志着有金属络合的深蓝色。应该是学生还给我器皿的时候没有洗干净,他使用的金属残留在比色皿里,而我当时因为着急出结果,接过来就使用了。好在是第一个样品,也不算重要的一个,我急忙重新清洗比色皿,重新制备背景样品和已经测过的原溶液样品,数据最终恢复正常走向。

虽然重复出来的结果也不是什么“值得拿出来称赞的好实验”,但是总算赶上了第一次的数据,这也说明我最近所有的实验都失败的原因算是找到了几分。那么下一次,订正的方向就会变得很明确,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 教训。

创新能力终究不是谁都拥有的呢。小葵。不过没关系,普通人也可以很开心呀,打起精神来吧。

对了,今天学到的一个语法是“Nだらけ”,一眼就让我想到了椎名林檎的我最喜欢的那首歌。但是,语法书上特别提示,だらけ几乎都在表达消极的意思,这让我非常惊讶。因为那首歌叫做“人生は夢だらけ”,可是中文翻译为“人生处处是美梦”。让人觉得,这仿佛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意思,不管在做什么也好,不管现在的处境你是否喜欢,人生处处都充满了美梦,等待着你去发现它。但是,倘若这个用法真得是消极的意思,那么实际上应该理解为,“人们总是活在梦里,而逃避现实?”或者,“你以为的人生的现实其实都只是虚妄一场?”

是我梦见成为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成为了我呢?我生活的世界,到底是否是幻梦一场呢。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真正醒来,我会身在何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