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就七月了。

早晨的时候被梦境惊醒,依稀记得是已经快要上课了,我却没有写完数学作业。完全没有写,连题目都没有抄在本子上,而不是忘记带之类的借口,然后我就醒了,不敢再入梦。时间是凌晨四点。在facebook的新闻里看到昨日佛州确诊人数超一万,也只能无奈的笑笑。想起来前一天晚上因为那100mL 龙舌兰而在十点沉沉睡去的自己,突然觉得,如果每天能因为酒精而好好入睡,倒也不错。说起来,乙醇真的是很棒的东西。不仅能给周遭的环境消毒,身心都能消毒的感觉。

七点多的时候,Ingrid给我发来短信,她告诉我我一直待着的ahc4办公室也有人确诊,让我今天不要再去工作,所以才特地早早给我发消息。我觉得非常感动,但是更多的是无可奈何的心情。这样的防御力,根本不足以保护好自己,所生存的环境,无所不是各种各样的感染者。十一点惯例给professor打了电话,因为担心自己的实验进度问题,告诉他如果5天后检测结果出来,若是阴性再继续去工作,他表示我不要去,在家乖乖待14天。也许也是好事。

最近比以往有了更多的“孤独感”。大抵主要也是源于自己对未知的恐惧。开始思考若是不与太多人产生联系也是好事。如果我真的将消失了,与我交往甚好的友人,短则一刻钟,长则一个礼拜的难过心情也许也是会有的吧,如果给人带去这样的难过心情,也非我所愿呢。孤独的活着,孤独的死去,没有人会因此觉得困扰,也许也挺好。今日考虑到的另一点是,对于已有的社交关系,抛物线的交流模式也是我害怕的。如果可以的话,宁愿慢慢交流,也不要一下子从高处呈平方的速度往下掉。或者干脆就不交流,把这种失重的难过感减小到最轻。

大抵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但是今日唯一开心的事情是从朋友那里收到的御守り和漂亮的札幌。made my day的感觉。嗯,我,要加油。要加油,要加油。先勇敢活着,再勇敢实现理想。要温柔也要坚强,要可爱也要很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