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晨记录下来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因为我一醒来就开始记录,所以非常完整。

这是一个非常完整的,二重嵌套的梦境。梦里被一个女生告白,这个女生是一个小学时期的同学,我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对方递来的情书和糖果。然后我就醒了,心想,原来这是一个梦,此时这个女生就出现在了我的床前,对我露出非常亲密的笑。我才发现,原来她的告白不是梦,我答应了她也不是梦,然后在心里开始飞快的计算和女孩子相处的可能性。此时妈妈走了过来,我心想还好是女孩子,出现在我的床前妈妈也不会发现什么,然后妈妈给我和这个女孩一人递来一片药,让我们吃。这个药非常难以下咽。然后我再一次醒了。醒来的时候是五点多,我飞快的在手机上记录下这些,然后又沉沉睡去。

奇怪的是其实根本睡不醒。如果给我一个上午让我睡,或许可以真的睡到十点,或者十一点吧。但是我的内心深处不希望我继续睡下去。想,起来,和能说话的人打声招呼,能拥,有,更多的时间。

好消息是核酸检测negative,也算是落下一块心石,无需担心室友这边的压力。由于我无症状,即使检测positive,倘若一直保持无症状,我想我也一定能独自一人在房子里待下去。但是有室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需要对他人负责,害怕给他人带去麻烦。但是这就是好消息,我也能和妈妈通报一下,让她不要担心美国的数字和佛州的数字了~

另外,我不想写下一些东西,是因为不希望或许看到我写了这些想法的人感受到压力。如果可以的话,这份心情还是我自己承担吧。

另外,我觉得一个我自己不认识的自己似乎正要从身体里悄悄钻出来,要把那个理智的,独立的自己吞噬掉。其实是稍稍有些害怕的,这不是我应该有的状态。理性只是人的一方面,虽然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但是始终无法完全清除掉感性的那一部分吧。冷静的实用主义的小葵和无用但是情绪化的小葵,哪一个都是小葵吧。

如果一定要做出选择,还是冷静的实用主义小葵比较好 と思い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