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6日,无所事事的第三个月。我的心情也逐渐从心安理得的松懈感,再一次变得焦虑起来。我开始寻找每一天的意义,比如,早晨一定要起来跑步,下午一定要烧脑,无论学点什么或者读点什么也好。害怕自己陷入日复一日的沉溺和无意义中去。而更让人感到焦虑的,还是签证的check时长和学校方要求的入职日期的冲突。此前已经将start time从9月1日更改到了10月1日,而突如其来的要求10月3日之前抵达,又令我不得不再次请求和对方协商时间。虽然我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准备材料和追赶时间,但是流程上的事情,的确是我无法控制的。除了等待,我似乎什么也做不了。而怀着期待和失败风险的漫长的等待,往往是最令人无法言明的一种感觉。其实最差的结果也差不到哪里去啦,大不了重新参加秋招,重新找一份工作先着手做起来就好。但是,但是没有人会期望结果不好,不是么。

说到底,无法为自己的理想和人生意义而活,大概要走不出这个虚无宇宙的怪圈了呢。

最近还有一些非常矛盾的事情。独立感本是我非常重视和喜欢的,可是长时间无所事事的生活,让我逐渐开始在某种意义上也渴望与人交谈。内心的两种愿景相互干扰和交织,强化了我的不安感和焦虑感。大概会体现在,更加在意自己在他人心中的样子,以及讨好型人格的强化。并不是虚伪和做作的去面对周围的朋友,而是不由自主进一步地去考虑对方的心情,去站在对方的角度来考虑怎样与对方相处和斟酌词句,会让对方觉得更加舒服。大概可以总结为,因为渴望与维持与你作为朋友的关系,而希望能从更多你喜欢的角度对你好。同时如果你能体会到这份用心那么再好不过,的这种感觉。而这一切,自然也是我自己的真情流露。当然,这种相处模式会更多的体现在能主动交流和沟通的双方之间,而不是实在是长时间未联系而刻意要塞进去的某种感情。总结来说,大抵还是因为我自身太闲(闲出屁)而需要某个出口来倾泻我的精神和情感。

毕竟,我从来就不是什么重感情和回忆的人。

毕竟,你也知道,我一直是个活在自我世界里的小魔鬼呀。

这样说来,其实还是害怕与初中和高中时期的同学有进一步的接触和交流吧。毕竟那个时候的我,中二、脆弱、阴暗、偏执、性格怪异,已经留下了怎样的印象无从知晓,亦不敢去想象。说起来,会害怕面对这一些人群,其实是更加害怕面对当年那个不够温柔的自己吧。因为总是主动回避与人的沟通和交流,导致现在,能继续交谈和维持关系的人屈指可数。但是,如果真的想要突破自己,未来还会遇到很多人吧,如果努力去温柔待人的话,大概会交到新朋友?亦或者,这只是我在当下这个时期,焦虑中的某些妄想罢了。

属于我的每一段人生,一定都是有意义的。此时此刻也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