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mi时间凌晨四点(恰好是北京时间凌晨四点),倒时差的第一天,醒得颇早。有些睡不着所以起来写blog。
经过了两天一夜的漫长飞行,从太平洋的西岸,跨越到了太平洋的东岸。莫若说要开启某种,普通小孩子从前从未想过的人生也说不定。
去洛杉矶的飞机比想象得舒适,大抵是因为邻座都没有人的缘故,我可以顺势躺下来。尽管中途也醒来数次,但是并无太多不适感。翌日也能顺利醒来,获得足够支撑第二天行程的精力。抵达洛杉矶的时间是当地时间19点,从飞机上拍下了非常美丽的夜景,同样是从青岛的夜间出发,相比之下,洛杉矶城市的星辰闪耀更令我惊叹。

在洛杉矶机场落地后,好不容易找到了继续出发航空公司指定的Terminal和Port,等了一段时间被告知航班被换到了另一Terminal的其他Port。拿着大笔一划被修改后的机票,我背着包含电脑和ipad等各种电子设备的沉重书包气喘吁吁地,穿过巨大的洛杉矶机场转移到相应地点,特地向工作人员确认地点确实变换后,坐下来等航班。
期间因为觉得饥肠辘辘,随便找了家餐厅,也看不太懂那些文字,随手点了一个后来查到称之为taco的食物。收钱的时候给的是cash,也不清楚到底要多少钱,直到找钱到手上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接近20刀。

食物尝起来有点怪,包裹着的饼略带一点硬度,内容物好像是有些千岛酱抹在熏鱼块的感觉,上面铺着一层不知道是什么的干巴巴的蔬菜,大概放了某种奇怪的香料,总之吃完之后还有种让嗓子哑得不太舒服的感觉。而盒子里的一大堆薯条,我是一个也不想吃,但是毕竟价格太高,强迫自己吃了几根。
吃完生理时间的午饭,继续候机,直到起飞时间临近,愈发觉得不对劲起来。于是跑去继续咨询机场工作人员,被告知,登机地点改到了最初的地方。然后继续大笔一挥随手一划,把之前更改的记号花掉,写上新的记号。我拿着机票,愣了两秒,飞快抓起书包在机场狂奔起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跑得多快,总而言之,达到了负重奔跑所能前行的最快速度,跑到正确的Port之后,工作人员仿佛都在等待我,问了一句Miami?然后笑着帮我扫描了机票上的条码。是的,我是最后一个登上飞机的。停下来喘气,感觉到心脏跳动的节奏快到快要蹦出嗓子眼。

最担心的并不是换航班之类的事情,担心的是教授说好要接我,羞于打乱对方的计划,让对方等待或者改期。好在如擦边球似的并不顺利地确也抵达了目的地。就好像我的人生,一直是擦边球一样。
在飞机上拍到了Miami的朝霞,是请Window side的黑人小姐姐帮我拍的,她的头发全部扭到头顶,目测有15cm高。

下飞机后顺利地找到了教授,什么也没准备,就这样猝不及防掉入了英文环境里。说起来,教授自己是希腊人,说英语稍微有些口音,听起来颇为费劲。教授开车带我直接去了学校,说起来是国际化大都市,可是感觉并不繁华?可能是没去繁华的区?一路上的矮房子,马路并不算宽敞,路沿甚至有些破破烂烂,地面也并不感觉到十分干净…的确有种进村的感觉?
因为需要办理一些社保相关的手续,还是尽早办理得好。教授带我去看了为我准备的一间办公室,当然在实验室也有座位。实验室有两间,看起来并不大,暂时还不清楚实验室管理相关的各项事宜,但是这些事情应该也会慢慢搞清楚的。
教授让实验室的两个成员陪我去办理这些手续,其中一个女孩Ingrid是他的Phd Student,不清楚是哪国人,另一男性Rene是德国小哥,也是今年刚招的博士后,开始工作两个月,因此还比较熟悉博士后的手续办理。两人好在英语发音都非常清晰,虽然还是有听不太懂的地方,但是大体上都能理解,加上对方都能理解我刚刚开始听力和口语都会非常差,所以并不介意。他们带我去喝了一种非常强劲的咖啡,可以帮助我保持清醒,然后带我去meet了一直电邮联系的Salgado女士和Bormey女士。人如其名,Salgado女士果然是典型的带着些西班牙裔的南美人长相,Bormey女士看起来有些高冷,但是实际上也是非常好,非常关心人的样子,反复强调要我注意Insurance,可能会有减免的payment之类的其实我并没有听太懂,尽管对方说的非常缓慢T^T。值得一提的是,两位的办公室大厅,和办公室内部,迎接万圣节的气氛非常浓厚,包含有各种平面或者立体的南瓜,巫婆,蜘蛛,蛛网和骷髅的细节!看来美国人的确是非常注重这些节日的呀~
办完手续,询问同住的室友,发现她要接小孩子回家,会在三点后,而周二中午12点-2点又正好是实验室的group meeting,于是,迷迷糊糊猝不及防地又参加了第一次的group meeting。三位博士后,四位研究生,还有一些可爱的本科生小孩子。教授的主要目的其实是让我和大家都见面然后相互认识一下,在我进行自我介绍后,大家开始一个个自我介绍起来,其实这些自我介绍一半没听懂,名字一个也没记住。当然若是中国人第一轮轰炸式的自我介绍,大概也记不住名字吧。最可怕的事情就在于,嗯,组里一个中国人都没有。一个都没有!!有一个亚洲面孔的可爱女孩子,但是也操着一口标准的美式口音。对,应该就是一个懂中文的都没有。
组会上的内容,大部分能听懂,可能是因为做的方向确实和自己非常相关的缘故,教授问我能不能下个礼拜的组会内容我来准备,和大家介绍一下博士期间的工作,我非常乐意的接受了。一个是,我确实需要尽快步入学习工作状态,另一个是,挑战有难度,但是并不是做不到,这样给自己一些压力,能更好的快速成长。再者,我也希望能把自己优秀的一面展示给大家,毕竟ppt算是我的某个小小长处?
但是,有件事情非常在意,非常非常非常在意!!精力不是问题,但是经过漫长的飞行,我想洗澡!我脑袋上的帽子,都完全不敢摘下来!!!我很在意和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爆着痘痘和油光的衣着乱七八糟的疲惫不堪的自己。呜呜呜,这种东西只能慢慢去改变了吧😭。

结束组会,等到室友回家,Ingrid开车把我和行李都送回了提前组好的小区,还帮我搬重箱子到三楼。可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女孩子嘤!非常受照顾的感觉!进家门后,室友姐姐和她可爱的小女儿迎接了我。小女孩是真的可爱,虽然话多,但是很乖很可爱。一进门就拿她的owl和penguin娃娃给我玩,我的房间比想象得大,步入式的衣柜非常喜欢,bathroom也非常干净。地上都铺有地毯,所以进入的时候不由得光脚踩入。和室友姐姐和小女孩聊了会天,洗好澡后,稍微收拾了一下房子,去了一趟美国的一元店,买了些纸巾之类的小物件,随后和室友姐姐一家人共进了晚餐(感恩)。

和Ingrid小姐约了今日去IKEA,购置一些桌子,床板之类的家具~ 马上要到我最喜欢的布置环节!感觉开心。

现在时间是Miami时间6:00。天就要亮了呀!时差什么的慢慢倒吧~ 我准备起床跑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