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在美国游学的日子|快递篇

这个系列在先前的网站上已经写了很多篇了,但是由于大多没有备份,亦不能从最开始的故事一篇篇补全,所以一切又得从头开始。不过好在我也不打算做成日记形式,有什么特别的点,就做成合集写下来。因最近又恢复不少和快递打交道的故事,所以暂时就这一点进行一个不算完整的小故事合集吧。

有一说一,硬要和中国对比的话,美国的快递服务是真的可以把人活活气死。首先是投递的时候,因为我住在公寓,所以正常情况是敲敲门,也不管门内有没有人,直接丢在门口然后离开。收件人大抵会收到提示有”your package has been delivered”的讯息或者邮件,但是绝不会接到到电话。一开始觉得非常不习惯,觉得就这样被[……]

社交天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无法好好进行社交行为,无法好好表达内心想法的人。遇到陌生人开启紧张模式自不必说,纵然有万千心绪和不断从脑海中鼓动的小小气泡,最终亦只是涌上喉头,又含着笑意吞咽下去,最终只是沉默着,转身走开。

感性想法是一回事,理性想法又是另一回事,无法表达理性想法的原因是深知自己脑袋空空,书读的还是太少,懂的概念还是太少,倘若张口,定是羞愧露怯。所以我渐渐在一些关于独处的书里找到出路。

在周国平《风中的纸屑》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心情:

“我天性不宜交際。在多數場合,我不是覺得對方乏味,就是害怕對方覺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願忍受對方的乏味,也不願費勁使自己顯得有趣,那[……]

日记 Jun., 18

九点半到家,我调好朗姆酒,坐在椅子上,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然后长舒一口气,这几天的辛苦最终都算是未有辜负。尽管只是解决了一个本就不应出现的问题,我以为是建立某种更高效的方法,其实只是给自己设置了一个障碍。若按照既定步骤,尽管花费时间,却也是小心翼翼的,不会出错。

还好,我还不算是个废物。我只是没有什么创新能力的普通人。

想起来刚开始测的时候,第一个sample结果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负数,我立即警觉地打开仪器的盖子,检查背景样本。果然本应保持亮紫红色的背景液体里,漂浮起一丝标志着有金属络合的深蓝色。应该是学生还给我器皿的时候没有洗干净,他使用的金属残留在比色皿里,而我当时因为着急出结果,[……]

日记 Jun., 17

今日差不多十点才到家,觉得非常非常累。本来不打算测最后的结果,想要留到明天,仔细想想还是决定至少做一部分。

即使是有高脚凳,亦觉腰酸背痛。实验条件的摸索过程实在是辛苦。但是,并不是说我觉得累,世界就如何怎样。就好比,尽管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这场雨并不是为了让我觉得更加难过而降下,只是迈阿密的海洋性季风气候而已。因此,跳出疲惫的自己,看待客观的风景,依然能找到别样的美和温柔。

下午的时候Seun和Gabe问我,中国人相信来世吗?尽管不能代替所有人,但是我想,大概很多人现在是不相信的。老一辈信佛的自不必说,不是确信自己是佛教徒,也会有些耳熟能详的警示比如“老天爷是着你的,做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