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 May, 9

还是可以记录一下,随意写点东西。但是疫情期间的生活确实乏味到没有什么可以写。每天在这个闭塞的空间,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听着隔壁小女孩的各种尖叫。作息也变得混乱起来。睡得很晚,起来也很晚。但是,这并不是我喜欢的生活。

今天尝试在闹钟响过之后就立刻起来,并不是做不到,只是想到一如既往的无趣一日,就觉得没用什么力气。其实到最后只是我自己把生活过无趣了而已。

不过,最近我开始试图做些有创造性的事情,比如我开始学习画画。其实一直以来都对画画有兴趣,对插画尤其。但是一来读书期间没有时间,二来也觉得自己没有这个天赋,所以最终自己动笔这一步都搁置下来。但是无论何时开始做想做的事情,依然不晚呀。加油[……]

日记 · Apr, 28

虽然每天都睡足八小时,还是会莫名觉得疲倦。今天早晨在八点十分醒来之后,竟能继续睡到九点半才起来。很奇怪的梦,梦到小兵,然后又梦到🐏,然后梦里想不起来谁是谁。八点刚醒那会,清晰的记得梦的四个细节,感觉是可以写成小说或者制作成游戏之类的,可是再睡再醒,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如果当时能努力让自己清醒并认真记录梦境,能写成小说也是好事。

上午也不剩多少时间,和haru聊天,带haru云玩动物之森,午饭时光依然是伴随The office。The office越来越好看了,每个人物的性格鲜明,且都很可爱!我几乎非常喜欢每一个角色,但是真正的美国办公室可能也没有活跃到那种程度。至少我所在的地方就不是。

[……]

日记 · Apr, 26

早晨起来后发现冰箱里属于自己的一层已经空空如也,于是戴上口罩和手套,去了小区门口的Publix。已无多少人在外活动,只是依然能偶尔见到跑者。而即使是正常的时期,我也极少在马路上遇到行人。拐角遇到的车里,老爷爷给我让路,他握着方向盘向我打招呼“Good Morning”,我也笑着回应他,只是笑容被藏在了口罩之下。

超市里已经是百分之百的口罩率了,货物充足,价格也没有什么变化,我挑选了火腿,鸡蛋,面包和蔬菜,经过寿司窗口的时候,犹豫了很久,即使看到做寿司的师傅戴着口罩和手套,还是没有敢买。

Publix的结帐区一般有两个人,一位是收营员,一位是帮你把食物收进袋子的人。结束我的工作后,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