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无法好好进行社交行为,无法好好表达内心想法的人。遇到陌生人开启紧张模式自不必说,纵然有万千心绪和不断从脑海中鼓动的小小气泡,最终亦只是涌上喉头,又含着笑意吞咽下去,最终只是沉默着,转身走开。

感性想法是一回事,理性想法又是另一回事,无法表达理性想法的原因是深知自己脑袋空空,书读的还是太少,懂的概念还是太少,倘若张口,定是羞愧露怯。所以我渐渐在一些关于独处的书里找到出路。

在周国平《风中的纸屑》里,我找到了自己的心情:

“我天性不宜交際。在多數場合,我不是覺得對方乏味,就是害怕對方覺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願忍受對方的乏味,也不願費勁使自己顯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獨處時最輕鬆,因為我不覺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無需感到不安。”

我觉得它很好地描述了我大部分时候的心情,尤其是当身处人群便觉得全身上下不自在的那种心境的缘由,其实并不太愿为对方的情绪买单,却又不得不设身处地考虑对方心情时的那种矛盾和不愉快感。多数我时两种情绪都占有的,有的时候已然觉得无趣,却也不希望对方感受到我内心的想法,所以还是会尽量用积极的语气去迎合。变成直至对话最终结束,长舒一口气…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