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某些并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而言,我是极少发表个人观点的。一来是觉得自己对当事人的背景和私下为人并不了解,能看到的事情只是各类倾向于对自身有利的言论和证据,而这些经过精挑细选,有节奏的舆论引导,往往有其背后深意;二来夹杂自己价值观和主观判断,一大堆话说得头头是道,最后若被证实错误,更加显得自己头脑简单、容易利用和愚昧无知。矛盾中对立的双方及其支持者之所以能称为两个群体,往往是因为群体内部的价值观是一致的。价值观影响了自身对某一个客观证据的解读,这些解读在对方的逻辑和所坚信的概念里,是逻辑自洽的。一旦实现这种价值观上的逻辑自洽,谁也没办法说服谁。很多当下发生的舆论事件和南北豆花之争其实是类似的,只是前者可能存在一些追随当代社会主流价值观的群体,但是人数上的优势往往也无法影响或者改变少数群体内在思维。就好比A看到B在吃屎,B说我吃的不是屎,因为它在我的定义中不是屎。而B发生了什么,可能B小时候家境贫寒,只能吃屎维生,B的母亲为了不让B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反复教导B,你吃的不是屎,而是一种气味特别的营养保健品。💊
而延申到已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而言,我是非常讨厌争吵的。首先我喜静,争吵双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