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 Jul., 6

今天早晨记录下来一个非常奇怪的梦,因为我一醒来就开始记录,所以非常完整。

这是一个非常完整的,二重嵌套的梦境。梦里被一个女生告白,这个女生是一个小学时期的同学,我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对方递来的情书和糖果。然后我就醒了,心想,原来这是一个梦,此时这个女生就出现在了我的床前,对我露出非常亲密的笑。我才发现,原来她的告白不是梦,我答应了她也不是梦,然后在心里开始飞快的计算和女孩子相处的可能性。此时妈妈走了过来,我心想还好是女孩子,出现在我的床前妈妈也不会发现什么,然后妈妈给我和这个女孩一人递来一片药,让我们吃。这个药非常难以下咽。然后我再一次醒了。醒来的时候是五点多,我飞快[……]

日记 · Jul. 3

不知不觉就七月了。

早晨的时候被梦境惊醒,依稀记得是已经快要上课了,我却没有写完数学作业。完全没有写,连题目都没有抄在本子上,而不是忘记带之类的借口,然后我就醒了,不敢再入梦。时间是凌晨四点。在facebook的新闻里看到昨日佛州确诊人数超一万,也只能无奈的笑笑。想起来前一天晚上因为那100mL 龙舌兰而在十点沉沉睡去的自己,突然觉得,如果每天能因为酒精而好好入睡,倒也不错。说起来,乙醇真的是很棒的东西。不仅能给周遭的环境消毒,身心都能消毒的感觉。

七点多的时候,Ingrid给我发来短信,她告诉我我一直待着的ahc4办公室也有人确诊,让我今天不要再去工作,所以才特地早早给我发消息。[……]

日记 Jun., 18

九点半到家,我调好朗姆酒,坐在椅子上,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然后长舒一口气,这几天的辛苦最终都算是未有辜负。尽管只是解决了一个本就不应出现的问题,我以为是建立某种更高效的方法,其实只是给自己设置了一个障碍。若按照既定步骤,尽管花费时间,却也是小心翼翼的,不会出错。

还好,我还不算是个废物。我只是没有什么创新能力的普通人。

想起来刚开始测的时候,第一个sample结果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负数,我立即警觉地打开仪器的盖子,检查背景样本。果然本应保持亮紫红色的背景液体里,漂浮起一丝标志着有金属络合的深蓝色。应该是学生还给我器皿的时候没有洗干净,他使用的金属残留在比色皿里,而我当时因为着急出结果,[……]

日记 Jun., 17

今日差不多十点才到家,觉得非常非常累。本来不打算测最后的结果,想要留到明天,仔细想想还是决定至少做一部分。

即使是有高脚凳,亦觉腰酸背痛。实验条件的摸索过程实在是辛苦。但是,并不是说我觉得累,世界就如何怎样。就好比,尽管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这场雨并不是为了让我觉得更加难过而降下,只是迈阿密的海洋性季风气候而已。因此,跳出疲惫的自己,看待客观的风景,依然能找到别样的美和温柔。

下午的时候Seun和Gabe问我,中国人相信来世吗?尽管不能代替所有人,但是我想,大概很多人现在是不相信的。老一辈信佛的自不必说,不是确信自己是佛教徒,也会有些耳熟能详的警示比如“老天爷是着你的,做坏[……]

日记 · Jun., 16

最近实验经常失败,而且有一场说出来挺可笑的。

大概就是我设计并制造了一个新型夹娃娃机的“夹子”,它能从一个布满各种娃娃的娃娃机里,识别兔子宝宝并把它抓出来。然而当我对自己的新型夹子“葵酱酱1号”进行测试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有效果。它把爪子伸进并不透明的娃娃机,却没有把任何东西抓出来。我对“葵酱酱1号”的失败表示难过,但是,失败也是很正常的,我并没有觉得是自己脑子不行或者经验不够丰富。

但是后来,当我对整个系统进行排查,却发现,在我进行测试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把兔子宝宝娃娃放进娃娃机里!也就是说,也许并不是“葵酱酱1号”的问题,这场持续好几天的测试实验,根本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