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里有光

也总算是经历过了隔离期,下个礼拜将恢复“阶段性”的复工。prof.K对这件事情非常积极,六月迈阿密解禁后,K便非常积极的给学生安排了如何在非常时期保持距离,保证安全的工作表。有规定,有计划,再通过正常流程审批,不仅是学校的运作法则,亦是这个国家的运作法则。先不提及是否高效,想到事情最终一定能完成,不会有什么你来我往踢皮球似的处理态度,整个人还是更觉得安心省心。

在家里近乎三个月的隔离,我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心情起伏,闲适状态让人更容易胡思乱想。在刚开始隔离的时候,心情还算愉快,给本来就不辛苦的工作带来了更多悠闲的心情,我知道自己无法在家里处理更多实验科学的研究工作,索性懈怠,在美剧日剧和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