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游学的日子(9)- 和UPS快递的长期博弈和斡旋


仔细想想,时间过得好快。来美国也快四个月了,生活中所有的新奇细节,也在慢慢变成属于我的日常。比如挣扎着想起却起不来的清晨,比如计划好好做个锻炼却因喝了些烈酒而倒在床上犯迷糊的夜,比如点完一个再接着买一个的奶油或者焦糖气味的蜡烛,比如计划好好做实验却又和同学天南地北地闲聊而消耗掉的工作时间,比如每天早晨冒着热气的意式咖啡摩卡壶,比如客厅里的吵吵闹闹和室友的小女孩时不时传来的尖叫声,比如每天早晨从窗外可以看到日出,比如每天下午四点公寓走廊的灯准时亮起,比如每天早晨出门经过Publix站在门口的不知道销售什么的老人。这一切,都成为我根植在新生活里的生长出来的细小印记,说不出好与坏,只是这是我的生活。

而除了这些日常,我也经历了一些不那么日常的事情。算是我努力体验和探索美国生活的一些片段。

和UPS快递的长期博弈和斡旋

在美国生活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节奏慢,效率低下。低到我自己都不知不觉被这种气氛传染,实验上的进展也缓慢得令人讶异。11月29日黑五,赶在当日买了一个新的Thinkpad,想要给haru走转运寄回。收到的当日,就交由UPS公司寄给转运公司,因为是新电脑,所以抱着谨慎的态度买了个保险,但是并未觉得会起什么作用。可是,事情就是这么不巧。美国的快递一般都是直接丢在门口,也不会非要打电话要投递到手上不可,下班时,门口有包裹,拿进房间便是,也不会有人过来拿走你的包裹。而寄往转运公司抵达的当日,是礼拜六。礼拜六通常是无人上班的,而对方城市下雨了。于是包裹在雨中淋了两日,到礼拜一转运公司的人拿到手时,发现包裹是湿透的。转运公司和haru联系,说包裹湿透,haru询问我要不要寄。转运公司给我的电话是联系不上的空号,只能借由haru和国内的微信客服联系,微信客服联系转运公司,几个日夜时差的更替下来,结果还是不敢再往国内寄回。毕竟是新电脑,包裹的描述是湿透,谁也不希望用着用着会有腐蚀的现象。我觉得转运公司是有问题的,给的电话是无效的,雨天也没有负责任地去把客户地包裹收进工厂而是任由包裹留在露天。但是,国内的转运公司,完全不肯负这个责任,于是只能向UPS申请Claim,因为购买了完整的保险。UPS倒是爽快地答应了,但是要把包裹收回,检查,并提交各种材料之后,才能往后推进。于是答应了第二天去取快递,等了好几个“第二天也没去取回”,期间打了无数个电话,到最后十多位数字的运单号都快能背下来。好不容易取回了电脑,需要我通过信件的方式将购买记录等等材料寄到UPS公司,来来回回一个月,UPS终于收到了我的信件,开始处理我的Claim。过了一个礼拜告诉我支票寄出了,需要我再将电脑退回公司,因为以为对方不会再收回便丢掉巨大的外包装盒子的我,不得不再去买了一个盒子寄出电脑,之后是更加漫长的等待支票,那段时间天天查邮箱,过滤掉一堆超市宣传册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信件,就是等不到我的支票。不得不一次次再给UPS Claim中心打电话,而UPS总说已经寄出,让我再耐心等一等。终于在所有事情过去两个半月之后,收到了包含电脑价格和保险费用的支票,而运费并未退回。不过此时此地能收到大部分的钱,已经感觉到万幸,甚至像是一笔额外收入了。
除此之外,任何事物,程序,在美国都是及其,及其缓慢的。比如负责我公寓的物业管理,两个月过去了也没有给我配好一把邮箱钥匙,哪怕我已经去找过他们三次,每次都写了个小纸条告诉我会把我这个事情提上日程。再比如在网上商店购买飞利浦电动牙刷后申请的rebeat,也是等了一个多月后,才把支票寄到我的邮箱。但是,重要的是只要程序在,按照规则取走,最后就一定能走完。
而自己着急是没有用的,只能让自己也变得缓慢,除掉各种焦躁,去适应这个缓慢的节奏来。


We are all Stard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