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游学的日子(10)- 医疗体系的初探索


医疗体系的初探索

都说美国的医疗体系很差,而据我初步的了解,大抵是和保险的等级相关。保险价格高低,决定了其对于各项医疗支出的覆盖程度。而即使是比较差的保险,每年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所以这就造成了穷人买不起保险,而没有保险,医疗支出将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买不起保险也就生不起病。而买得起昂贵保险的富人,往往无需再进行过多的医疗支出。我手头上的保险叫做Florida Blue,学校帮我支付了大头(每月700多刀),而我每月仅需支付50刀。用着这个保险,我接触了两次医疗体系。

第一次是去诊所注射HPV和流感疫苗。在美国,只要有保险疫苗基本都是免费的,HPV这种在国内炒得非常昂贵的疫苗也是免费。在大陆花四五千才能注射刀四价,而在这边我预约了一个药房小诊所,预约的当天便可以直接快速的完成。诊所里当日值班的是一个戴着黑色头巾,说话和机关枪速度一样快的穆斯林小姐姐,边说话边唱hip-hop,查到我的保险能够cover他们诊所之后,二话不说就把针给打了。和我聊天时说,你有来打疫苗的意识是非常好的,我一直告诉周围的人快来打疫苗啊疫苗有好处啊,可是很多人总是不听我的。HPV疫苗一共打三针,我三月底和八月初再去一次就完成了。反正是免费的,为什么不去获取应有的福利呢?

第二次接触是去医院,从预约刀看病到拿药,算是一次完整的体验。在这边预约看病不像国内一样,直接去能排队挂号,当日就能问诊。再美国,需要提前预约,而得到的最快时间往往都是一个月后的某日。我预约了皮肤科的医生看痘痘,一月初打的电话,预约到了二月十四号的情人节~当天上午,医院给我打来了电话,提醒我今天下午有预约,问我是否能如期而至,我告诉她没问题,下午就骑着我的小单车去了医院。进了医院大门,没有门诊大厅,没有人山人海的广场,付款窗口前的长队,安静得出奇,找到一个小接待台,问皮肤科在哪,得到信息后,找到了房间号。推开门后,并不是一个两个医生坐着问诊,而是像是嵌套在大医院里的小诊所,有一个小小的门厅,一些人坐着在等待些什么。我找到接待窗口,递给对方我的佛州ID卡和医保卡,对方给了我一份好几页的表格让我填写,内容包括个人基本信息,病史,过敏史之类的东西。填完后把表格还给接待员,对方说让我等着叫我名字。我看到大厅里还有很多人坐着,以为还要等半个一个小时才能叫到我的名字(已经习惯美国的办事效率和等待时间了),便掏出了Switch开始玩,结果没玩五分钟,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收起游戏机,跟着叫我名字的帅气男性走进了嵌套在小诊所里的一个单间。对方做完自我介绍,说自己是护士,要提前和我聊一下基本情况以及用药情况。我和他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困扰,并告诉他在使用水杨酸。对方点头,和我聊天语气非常亲切,不时在纸上记录些什么。聊完之后他让我坐着等一会,医生马上就来。于是我被独自留在了这个小房间等待医生。说起来,和国内很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并不是每个医生有一个小房间,而是每一个病人有一个小房间,而医生和护士是走动的。等了一会,医生来了,稍微聊了一会,直接给我开药了。他说我的保险很不错,所以要给我开不错的药。医生离开后,护士又进来了,告诉我给我开了什么药,亲切地指导我要怎么使用。他告诉我这些药不是普通药房能取的,所以开到了一个叫做OceanViewPharmacy的药房,让我直接打电话给他们,他们会负责免费送药上门。为了让我提前能用到药物,所以给了我一些小样(两种涂抹的霜和一种药片)。还顺带给我推销了一下理肤泉的产品甚至给了我两张理肤泉的优惠券,说起来诊所的墙上也挂着理肤泉的宣传海报。医院宣传商业的化妆品,还真是挺有意思。离开医院后,我给药房打了电话,并提供了信用卡号码,对方用fedex给我把药快递到家。拿到快递,包装得非常仔细,每种药物的盒子上,提供了各种细节,包括过期日期,使用前后注意事项等等。每种药物都附有一张详细的用药指导,不是塞在盒子里,而是直接用A4纸打印出来的大字,直接订在包装的最明显处。有趣的是,两种霜,在保险公司co-pay后,我还需要支付一瓶50刀,一瓶35刀,而内服的多西环素是0刀。一天一片也有30片呢,这难道就是医生说我保险不错的意思吗?

收到的药物

看病的时候是没有付钱的,账单会在随后寄到我的邮箱。这也算是美国医疗体系和国内不同的一个很重要之处。国内看病都是先付钱,再看病,钱不够了,正在进行重要的治疗也会停止。而美国是无论有没有钱,先把病看完,结束之后再把账单寄到家里,若是一大笔,也可想办法再支付。这就要求医疗体系本身有足够的资金和实力能够负担得起用药和医疗资源。所以,医疗体系要不要改,如何改,也是要从多方面来看待的事情。


We are all Stard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