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绪无意义却有意义


结束简短的锻炼,洗完澡,回到桌子前。
桌面保持着大面积的白色空白,手边只有必要的水杯和移动电话,是我喜欢的样子。
不开大灯,只打开一点点橙色的台灯的光,起初还觉得瓦数买低了点,结果发现亮度刚刚好。
把spotify的电台设置成“落日飞车”,耳边再一次传出来《Vanilla》。
我打开iPad和蓝牙键盘,开始在敲字。
客厅异常的宁静,大抵是隔壁小女孩在写作业,空调里传出悠悠的风,一切大抵都是我喜欢的样子。
思绪开始浮动,想到哪里,我就写到哪里嗯。
我的房间里,墙壁和地毯都是淡淡的灰色,和各种各样的颜色碰撞在一起都有一种宁静和温和感,比如我有一床带有一点点暗粉色的床单,另一床也是有些是喑哑的蓝白条纹。无论是哪一床,与“和风猫咪”小毯子搭配起来,都非常合适。每天回到家推开房门,看到整齐铺在被子上的小毯子和大面积留白的桌面,心情都会非常舒畅。会感觉到,嗯这就是我的家啊。把带过来的空调被换成了新买的四季被,为买到得以适配“在网易严选海淘”的水洗床上四件套的被子,确实花了一番功夫。当然不想承认是因为不想要负责“退货运费”才不得已努力找了很久。谁知被子一到手,就很喜欢,因为质感非常柔软。平铺在床上,看起来就很舒适。怪不得被子在这边的翻译是comforter。因为,果然就很comfortable嘛。
床是full size,据说是1.35米宽,所以并不算大,如果是两个人平躺,大抵还会觉得有点拥挤。但是,我一个人睡,觉得正好舒适,若是1.5米宽,会显得不必要的大,并且占用房间的空间。当然,如果是两个人相拥而眠,1米宽的床也是无所谓的。
床边是宜家卖的最火的小桌子,直到自己买到手,自己组装才发现,质感并不像是木头,也不像是木屑压制而成的材料,更像是硬纸(?),以至于我并不敢放太多太重的东西。当然,我最是不愿意在桌面放过多的东西,希望除了台灯和笔,能空无一物。与我而言,桌子是用来“使用”,而不是用来“囤积”的。更别说床边桌了。一盏台灯,一瓶随手喷洒在枕头上的香薰,一盏香托和线香,以及一罐睡前涂的眼霜,就是全部。如果桌子有抽屉,大抵会减少到只剩台灯才好。
有一个用来置物的大书架,结果买来才发现无物可置。只在底层放了包包们,其余4层近乎空空如也,说到书本,也只有一本从国内带来的《化学之书》,一本用来学习德语的笔记和一本在这边买的《海獭哲学》小册子而已,今天刚从实验室捡了一个即将被丢掉的书立,才使得它们可以被竖起来。说到海獭,好想去加利福利亚西海岸,好想亲眼看看世界上最可爱的海獭獭们,不知道为什么迈阿密的东海岸没有海獭呢。即使去了动物园,也只看到了水獭而已。嗯,等到我攒够了钱,我就飞到加州看海獭,顺便旅游。
说到旅游,圣诞节要不要去哪里玩玩呢。要不要去纽约,看看时代广场的新年倒数什么的。不过,那我就得先买羽绒服,而且,谁冬天还往北方跑,大家都想来迈阿密来避寒。再说,迈阿密的风景,还有很多都没看吧。听说水母的季节到了,好想看看发光水母啊。哪里可以看发光水母啊。啊为什么发光水母也在加州西海岸呢。为什么加州西海岸那么棒呢。看来只有咱的key west,两边都是大海的那条长长的公路,能打败它了。
可是我没有学开车。
为什么之前没有学车呢。我好傻啊。
现在是晚上十点半,haru在做实验,美杭在做什么呢,一定也在努力工作吧。而我,也该入睡了吧。可是,还没有怎么开始和对方聊天,就结束了。下一轮回也是这样。但是如果我醒来,看到很多条消息会觉得开心的话,haru和美杭和妈妈一定也是。所以啊,我也不可以太不近人情了。如果觉得下午有点寂寞的话,就尽情给他们留言吧~对方醒来看到我的讯息,也一定会高兴的吧~
好啦,瞎写就到这里。
今日决定带着蒸汽眼罩入睡。
啊~手头上全是从国内带来的日货,如果用完了,还真不知去哪里购买。
另外,好想吃海底捞啊。想和haru一起吃海底捞,想和美杭一起吃海底捞,想带妈妈去吃海底捞。等我明年三月回国,一定能好好带妈妈去一顿海底捞。她不会生气的拒绝我。一定要点番茄的锅底,下很多的丸子和虾滑。三月是谁的生日吗,我们可以一起去海底捞然后感受一下被当成明星的感觉吗。三月真好啊。北京应该回暖了,迎春一定开了。
可以告诉你《Burgundy Red》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歌吗。
可以告诉你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颜色吗。
一个人旅游一定也很棒,拍风景就很棒。不会有人嫌弃我一定要跑到某个地方去做Ingress的任务。当然haru和美杭也从来没有嫌弃我。
青岛的彩虹喵和深圳的咸鱼任务,我牵着对方的手,在街道来回穿行。很多次,无数次,数不尽的次数,还会有很多次。
另外,在这边,我学会了拥抱,等我们相见,一定会给你们更多的拥抱。

晚安。
所以究竟写了个啥。


We are all Stardust.